我嫖到蔡师兄可以改名了

大眼爸爸的小娇妻,蔡蔡的好闺蜜

寄相思

不要被开头的楚遗风欺骗

主萧蔡隐邱蔡郑蔡朴蔡【喂】

萌新第一次瑟瑟发抖,看到的天使温柔一点

我爱蔡师兄


萧疏寒已经许久没有想起过楚遗风了。

 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过去的时间,过去的人,他总是会在夜深人静或者闭关修炼时想起。模糊的面容和依稀的声音在脑海里一闪而过,片刻便又归于平静。

 

年轻时的他并没有比现在青涩冲动多少,即使是面对被人夺妻这种奇耻大辱,他也只是风轻云淡的一笑,恩仇尽泯。

 

李家大小姐的样貌,甚至是名字,萧疏寒已经不大记得了。至于为什么要和她定亲,不过是到了合适的年龄,又遇到一个不很讨厌的人。比起李家的大小姐,他反而要更喜欢给他头顶添了点颜色的楚遗风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楚遗风和萧疏寒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,就像后来的蔡居诚一样。落拓江湖,快马恩仇,萧疏寒年少时也有这样的一个江湖梦,所以不由自主的被楚遗风吸引,所以保存了一套衣服那么多年。

 

年岁渐长,萧疏寒的笑容也越来越少了。他愈发的冰冷,也愈发的圣人无情。

 

直到从后山捡到了蔡居诚。

 

萧疏寒曾以为,他是不会喜欢蔡居诚这样的人的。自私自利,任性妄为,脾气更是和“好”字沾不上边。

 

在捡到蔡居诚之前,他已经从后山捡到了一个郑居和。

 

郑居和无愧于他的名字,不仅长大后和和气气,与全派上下关系要好,小时候也是个不让人操心的孩子。

 

但蔡居诚不同。

 

捡到蔡居诚是在一个冬天,雪下得很大,武当的气温和华山不相上下。蔡居诚穿着单薄的衣服,却死咬着嘴唇,不肯穿郑居和以前的衣服。

 

萧疏寒苦恼,但是看着他冻红的脸和脚,又不忍心责骂他。

 

没办法,萧掌门翻出自己以前的衣服,裁裁剪剪缝缝改改,穿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

蔡居诚对新衣服感到很满意,说衣服上有股喜欢的香气,并且以后只穿这种料子衣服。

 

所以萧掌门珍藏多年的贴身衣物惨遭荼毒,一件不留。

 

或许是因为自己把蔡居诚从冰天雪地里捡了回来,蔡居诚小时候很黏他,导致他闭关的时间减少了很多。萧掌门一开始无奈,后来学会安慰自己:这也是一种修炼,福生无量天尊。

 

和门下弟子一样,萧疏寒也是被四代掌门捡回来的。不过不是在后山,而是在山下的小树林。

 

四代掌门是一个更清冷,更无情的人,可以说萧疏寒的性格来源与他,但是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

由此可知,萧掌门的童年暗淡又无光,过得单调且枯燥。他就想,不能让蔡居诚重蹈覆辙。

 

于是当某次新年,蔡居诚表示想下山看庙会,萧疏寒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,还亲自陪同。

 

武当位于群山之中,超然世外,既没有俗世的纷扰,也没有俗世的热闹。第一次逛庙会,萧掌门没有乔装打扮,苍苍白发和出色的外表引来了无数女子的围观。蔡居诚坐在师父的脖子上,气愤地伸手遮住师父的脸,不想让那些如狼似虎的女子看。

 

萧疏寒点了点他的手,淡淡道:居诚,眼睛。

 

蔡居诚微微分开手指,把他的眼睛露了出来。

 

整个庙会,俩人以这个奇特的姿势逛完。将要回去的时候,蔡居诚用朴师叔给的压祟钱买了几串糖葫芦,分了师父一串。

 

萧疏寒咬了一口,觉得味道不错,长相也不错,尚可一尝。

 

蔡居诚黏他,一度让萧疏寒很苦恼。他毕竟是一派之主,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蔡居诚的身边,而武当全派上下,只有郑居和与蔡居诚的年纪相近。可是偏偏,蔡居诚不大喜欢他,郑居和也太过老成。

 

萧疏寒苦恼之下,去后山走了一圈,然后捡回来一个邱居新。

 

这时候的蔡居诚长大了不少,学会了照顾同门师弟。他闲暇时会去库房帮忙做师弟的衣物,并且在自己缝的靴子上不起眼的地方绣了一只小猫,得意地对师父说分到这几双鞋的都是天选之子。

 

萧疏寒摸了摸他的头,对他的长大和懂事感到欣慰,放心的闭关去了。

 

邱居新十三岁之前,蔡居诚还是很喜爱他的。年龄相近的俩人常常一起练剑,一起上早课,关系最好的时候可以同吃一串糖葫芦。邱居新性子冷,也不善于表达自己,导致蔡居诚不时误会他的意思,气得眼睛通红地来找萧疏寒评理。

 

这个时候,萧疏寒只能“……”了。

 

毕竟是孩子,气不过半日,蔡居诚就高高兴兴地找邱居新去比试剑法了。

 

邱居新来武当晚,学道的时日不及蔡居诚久,一开始确实不是师兄的对手。赢了之后蔡居诚得意自傲地告诉对手,哪里哪里你出招慢了,哪里哪里做得不够好,邱居新一般以“嗯”作答,也不知道是表示赞同师兄的话还是感谢师兄的教导。

 

可是后来就变味了。

 

蔡居诚第一次输给邱居新,周围的师兄弟一片寂静。

 

萧疏寒微微有些吃惊,难免关注了一下这个三弟子。

 

邱居新还是原来的样子,淡然收剑,说了句“多谢师兄”。

 

很平常的,表达感谢的四个字,被蔡居诚读出了一股嘲讽和挑衅。蔡居诚顿时怒了,不顾点到为止的规则,扑上去要不死不休。

 

萧疏寒出面制止,呵斥道:胡闹。

 

蔡居诚难以置信,甚至有些难过,摔剑而去。

 

从此以后,武当二师兄和三师兄的关系一天天的势同水火起来。

 

邱居新对此不解,专门找过师父,言辞间伤心和难过。

 

萧疏寒看得出来,这个和自己性格相似的三弟子很在乎蔡居诚。

 

他拍拍邱居新的肩膀:潜心修道,勿要分心。

 

蔡居诚的脾气一日坏过一日,闻道才一心向武不愿过问,朴道生对他自幼宠溺不忍责罚,郑居和不消说,从没管得住他。萧疏寒觉得,是该杀一杀他的脾气了,不然以后不知道要吃多少亏。

 

他没有料到,自己的这个想法让蔡居诚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 

得知蔡居诚深夜谋害师弟,萧疏寒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。但证据确凿,他无话可说。

 

若是换做别人,犯下如此重罪至少要逐出武当。可那人是蔡居诚。

 

朴道生跪下求情,求他念在居诚年少不知事的份上,从轻处理。受害者邱居新神色淡然,没有为这件事感到震怒,也没有跪下来诉苦。

 

萧疏寒就依他们的意,从轻处理,把蔡居诚囚禁在后山。

 

时间会带走一切仇恨,也会抚平所有的伤口。他希望蔡居诚能改过自新,无论这要用多久,他都等得起。

 

以前蔡居诚像是长在他身边的时候,萧疏寒感到无奈和苦恼,现在人不在了,他又感到一阵茫然和寂寞。

 

那就……接着闭关去吧。

 

这次闭关没有持续多久,就迎来了一件大事。

 

天子驾临,这让武当既感到兴奋,又感到紧张。而让萧疏寒万万没想到的是,蔡居诚竟然这么恨他们,不仅谋害天子,还勾结万圣阁。

 

失望和说不清的情绪涌上来,他第一次对蔡居诚说了重话:孽障。

 

可是骂完之后,仍是无法处罚他。

 

然而,萧疏寒没有责罚他,没有赶他走,他却自己离开了武当。

 

朴道生揽下了一切罪名,去天道盟赎罪。临走前,他说要找到蔡居诚,让他回来。

 

萧疏寒怔怔道:随缘。

 

骤然间想到了许多的往事,萧疏寒心绪难平,到南崖宫去散心。

 

漆黑的宫殿外,四弟子宋居亦鬼鬼祟祟地站在那里,似是在为谁放风。

 

少顷,义子萧居棠从朴道生的房间出来了,手上拿着从前被师叔没收的零食。

 

宋居亦和师弟边走边聊,萧居棠说:师兄你知道吗,朴师叔的房里,还保存着二师兄穿过的衣服。

 

宋居亦:是,是吗……

 

平日里最活泼不过的俩人沉默了,相对无言地走过了萧疏寒藏身的地方。

 

今夜月色如水。萧疏寒在金顶看了半晌,回到了房间。

 

不知明月千里,能否寄相思。


评论(9)

热度(1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