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嫖到蔡师兄可以改名了

大眼爸爸的小娇妻,蔡蔡的好闺蜜

黯销魂

算是寄相思的后续

有车注意,刚考的驾照,当心翻车

all蔡注意,这篇主郑蔡

大吉大利,新年吃肉

不好吃别找我o(╥﹏╥)o


郑居和是武当居字辈的大师兄,这听起来很风光,很像下一任的掌门。

 

但他知道不是。

 

郑居和天资平平,要比旁人花更多的功夫,用更多的心思,才能做到和别人一样出色。可无论他多么努力,永远也追赶不上蔡居诚或是邱居新。

 

蔡居诚是他的二师弟,在一个大雪封山的日子被萧掌门从武当后山捡回来,自幼便受尽师父师叔们的宠爱。

 

师父待蔡居诚是与众不同的,郑居和心想。虽然师父在他们面前都是一副冷冷的样子,但很小的时候郑居和就能感觉到,师父在面对蔡居诚时,眼底有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。

 

这几分温柔太浅了,或许师父自己都没有发现,更别谈蔡居诚或是朴师叔他们。

 

郑居和大概是武当上下唯一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他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,永远也不打算说出来。

 

至于原因,应该是因为嫉妒吧,嫉妒蔡居诚拥有他所没有的天赋,嫉妒蔡居诚不必费什么心思就能得到师父的喜爱。

 

而他,无论习武还是修道,都没有天分可言。所以他不得不用很多的时间去揣摩别人的心思,小心翼翼的讨武当上下的喜欢,做一个敦厚温和的老好人。

 

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邪恶阴暗,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想怎样除掉蔡居诚。

 

即使后来武当多了个比更加优秀的邱居新,他还是满心满眼的蔡居诚。

 

在没有邱居新之前,蔡居诚是毫无疑问的掌门人选,即使他的脾气很坏。萧掌门曾找郑居和谈过话,说希望他日后能好好辅佐二师弟,还说有他在,自己可以更放心的把掌门的位子交给蔡居诚。

 

幸好,邱居新来了。郑居和不必费太多功夫,就能除去蔡居诚。

 

郑居和八面玲珑,无论对谁都十分温和,让人挑不出一点错误。他总是端着一张和善的脸,拿捏着恰到好处的笑容。他是早些年唯二能和邱居新说上话的人,哪怕是一开始对他并无好感的蔡居诚,最后也能顺畅的叫一声“大师兄”。

 

居字辈的四师兄宋居亦喜好玩乐,因而能与诸多师弟打成一片。郑居和则比他多了一丝长辈的沉稳,明明没有比其他人大上多少,却十分的受人信任。

 

所以,当他状似无意地说,邱师弟比蔡师兄更适合做掌门的时候,周围的一干师弟点头附和,没觉得他说的不对,更没觉得他心怀不轨。

 

仿佛一夜之间,武当的弟子们都觉得邱师兄是掌门的不二人选。

 

郑居和的时机选的好,正是蔡居诚第一次输给邱居新的时候。比武输后,蔡居诚就闷着修炼,许久才发觉门中气氛不对。

 

原本还不甚在意的他气急败坏,在郑居和的挑拨下深夜对邱居新出手,然后被勃然大怒的掌门软禁。

 

说是软禁,蔡居诚还是满武当溜达,萧掌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权当自己瞎了。

 

残害同门,要是换了别人,最轻都是逐出武当了。郑居和恨得咬牙,为什么老天待人,是如此的不公?

 

不过没关系,只要有邱居新一日,蔡居诚就不会安分老实。

 

其实郑居和后来回想,对那时的自己感到一丝的不可思议。整整十几年,他全心全意的关注一个人,了解着关于蔡居诚的一切,看着他从孩童长成一个翩翩少年郎,从武当的“掌上明珠”变成谋害同门的叛徒。他看着蔡居诚跪在金顶之下,对萧疏寒大喊:“师父,你看我一眼啊师父!”心里感到莫名烦躁。

 

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萧疏寒?我陪伴着你的时间,比他只多不少,为什么你宁愿同邱居新说话,也不愿意对我笑一笑?

 

郑居和带着变了味的仇恨,去点香阁见了蔡居诚。

 

没错,蔡居诚现在在金陵玲珑坊的点香阁,著名的烟花之地。他离开武当之后,就被翟天志和梁妈妈骗了进去,身无分文,武功全失。

 

果然和郑居和想的一样,他离开了武当就寸步难行。

 

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,蔡居诚其实是个很单纯的人。没了师门的庇护,这么拙劣的陷阱也会掉进去。

 

郑居和乔装打扮一番,在一干想邀请蔡居诚喝酒的人中杀出重围,坐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

蔡居诚还穿着武当的归鹤衫,整个人也犹如风雅仙鹤一般,与这秦楼楚馆的迤逦格格不入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他很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,对郑居和笑道:“这位少侠是喝酒还是喝茶?”

 

郑居和压低了嗓子:“酒。”

 

虽然做了掩饰,但蔡居诚明显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,倒完酒后奇怪地问:“这位少侠,在下与你是否见过?”

 

郑居和笑着摇了摇头,低头喝酒。

 

他不说话,蔡居诚也不主动搭话,扶着酒壶站在边上。

 

郑居和喝完一杯,蔡居诚立马凑过来满上,巴不得他喝得烂醉别找自己扯些有的没的。

 

一壶酒很快见了底,郑居和有些醉了,一只胳膊在桌上撑着脑袋,双眼微眯,含笑看着他的二师弟。

 

蔡居诚被他注视着,感觉非常不舒服。这个人的笑容让他想起了郑居和,但他又比郑居和多些邪恶,一看就是外白里黑的人。

 

“少侠,”蔡居诚道,“要是喝醉了不妨歇息一下。”

 

郑居和:“不必。”

 

“!”蔡居诚忍住怒气,好吧你出钱你是大爷,你爱怎样就怎样。

 

见面前这人神志已经不太清醒了,蔡居诚大马金刀坐下,吃着桌上的点心喝着茶,旁若无人。

 

郑居和:“你,会不会唱歌?”

 

唱歌?梁妈妈倒是让人教过他几句,但是蔡居诚现在心情不好,不想唱:“不会。”

 

郑居和:“你在这烟花之地,想要讨客人喜欢,得多会些东西才行。”

 

管的真宽。蔡居诚不耐烦道:“不劳少侠费心。”

 

谁知,看上去醉倒了的郑居和突然站了起来,走到他身边,俯下身子道:“既然不会,不如我来教教你。”

 

对方温热的气息扑在自己的脸上,蔡居诚浑身僵硬,骂都不想骂了,直接捞起酒壶砸向他的脑袋。

 

郑居和武功尚在,哪能让蔡居诚得手。他接过酒壶扔到一边,一手抱起蔡居诚,一手拂掉桌上的东西,把蔡居诚压在上面。

 

现在要是还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,蔡居诚就是白痴了。

 

“梁——”蔡居诚刚喊了一个字,郑居和就捂住了他的口。

 

不过梁妈妈就在这间房不远的地方,想来是怕蔡居诚的臭脾气惹怒客人。一听到东西摔了碎了的声音,梁妈妈立即跑了过来:“蔡居诚!你又在整什么?”

 

死女人快来救我,说好卖艺不卖身的!蔡居诚心里大喊。

 

郑居和:“梁妈妈,是在下不小心摔了东西,记在账上就行了。”

 

梁妈妈的手刚碰到门,闻言马上缩了回去,显然很满意这个出手大方的客人:“那我就放心了。居诚啊,好好陪这位贵客,别让客人生气。”

 

!!!梁妈妈快来救我啊,要陪也不用陪上床吧!我的清白要是毁了明天死也要离开这个鬼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听着梁妈妈越来越远的脚步声,蔡居诚满脸绝望。


郑蔡生命大和谐,应该可以看了


为什么会从小清新变成小黄甜,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

另外当初以为郑师兄是个温润君子超喜欢他,后来发现满邪恶一脸懵逼

梦想与现实之间就是一个郑居和的距离

评论(25)

热度(2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