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嫖到蔡师兄可以改名了

大眼爸爸的小娇妻,蔡蔡的好闺蜜

【沈谢】沧海余生

谢衣不知用了多少年,才从神女墓中逃出来。

 

神女墓坍塌后,墓室中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仿佛天地未开、混沌之时。他靠在大门上,听着乐无异他们的脚步越来越远,听着渐渐止息的落石声,听着一切响动慢慢消失,耳畔归于寂静。

 

幸也不幸,一块巨石在他上方卡主,离他头顶不过尺余,留了一寸生还之地。

 

但待他穷尽一身气力破开神女墓,重见天日时,人间已经不知改换了多少个王朝。而谢衣的发间,也夹了许多白色。

 

他孑然一身,又在人间行走了许久,终于打听到多年前的流月城之战。无论是流月城,还是城里的那个人,都已经逝去很久很久了。

 

“余毕生所求,不过穷尽偃术之途,以回护一人一城。惜而天意弄人,终究事与愿违,如之奈何。”

 

谢衣回了趟北疆,幽静的苍穹上,一轮明月照千里,果然没了与它相辉的流月城。至于龙兵屿上,那些族人之中早已没了他熟悉的面孔,而他们,也已经忘记了流月城最后一代大祭司,忘记了为他们死去的所有人。

 

谢衣在龙兵屿盘桓了数日,最后悄然离去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

他穿起了当年的白衣,带着所剩无几的光阴,一如当年那般行走世间,在千千万万的人中寻找着自己熟悉的那一张脸。

 

这一找又不知多少年。谢衣一头白发,面容却依旧年轻,来到了一个遗世独立的部落。

 

部落的首领见他如此样貌,恳请他留下来,教导自己刚满三岁的幼子,沈夜。

 

初听见这个名字,谢衣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

一个孩童被人带到了他的面前,面目虽然稚嫩,却能依稀看出故人眉眼。

 

谢衣蹲下来,眼睛刚好与他平视。谢衣向他伸手,那孩子没有犹豫,将自己小小的手放了上去,一起握紧。

 

谢衣十一岁拜沈夜为师,相伴十一年后叛逃下界,再见面便是生死相隔。

 

而在沈夜的这一世,谢衣也刚好陪伴了他十一年,然后又是生离死别。

 

部落山上有一片桃林,而在桃林深处,藏着流月城主神殿的残垣。谢衣婉拒了首领的好意,于桃林中结庐,闲暇时就在神殿残垣里散步怀缅。

 

沈夜和他原来一样沉默寡言,即使是亲生父母,也不能与他说上多少话。所有人里,他只与谢衣这个外人亲近。

 

谢衣与他坐在破败的神殿中,教他读书习字,同他讲流月城的故事。

 

沈夜一日日的长大,越来越像谢衣记忆里的紫微祭司,他却一天天的老去。终有一日,他再也无法行走,躺在床上,日薄西山。

 

沈夜半跪在他的床边,喃喃道:仙人也会死吗?

 

谢衣道:世间万物,无论人仙神鬼,终是难免一死。

 

沈夜问:先生说与我前世相识,那下一世,换做我去找先生如何?

 

谢衣道:好。



瞎几把摸的鱼,当年吃的第一对cp策瑜第二对沈谢,感觉现在都冷到了北极圈,瑟瑟发抖

评论(9)

热度(37)